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風雨繁體小說 > 其他 > 重生後我成了全大陸最橫的崽 > 第209章 落雪

重生後我成了全大陸最橫的崽 第209章 落雪

作者:江聊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00:27:15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0f3ea89d6304f9a82361a9cceba55a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一個漆黑的影子從屋子裡出來,直奔黑衣人所在的方向而來。

兩道身影纏鬥在一處,房門在這時打開,痛得臉色蒼白,站直都費勁的縣令掏出個瓷瓶,從裡頭倒出一把藥丸塞入口中,臉色頓時好轉了不少。

“小道長,我早就做好了你來的準備。”

“就怕你不來,浪費了我這番佈置。”

“可惜了,年紀輕輕,今天就要折在這小小的青山縣。”

“也不算可惜,我會替你好好兒的活下去的。”

謝恪隨手挽了個劍花然後擲出木劍,他擲劍的動作很帥,但是被惡鬼痛擊的樣子很狼狽。

宋宋坐在牆頭,看了眼送自己上來的鄭班頭跟小衙役,開始頭疼自己要怎麼下去。

誅邪係統似乎不大聰明,宋宋在臨出發前完全不抱希望的問了句烈陽符還有冇有,又順嘴問了一句,誅殺了骷髏妖和食怨鬼有冇有獎勵,誅邪係統反應了一會兒,很快補發了獎勵。

烈陽符也給了厚厚一疊,跟書生寫廢的不值錢的宣紙一樣——即便是價格最低廉的宣紙,也不是身無分文的宋宋可以買得起的。

手裡捏著符咒,宋宋示意小衙役也上牆來。

她對麵相就很凶的鄭班頭冇什麼好感,不想帶上他。

“宋宋,這兒危險得很,你要是有辦法,就快幫幫小道長吧。”小衙役著急的說道。

他跟蹤神色不對勁的鄭班頭一路到了縣令居住的宅邸,發現鄭班頭動作隱秘的在縣令宅邸四周貼上了符紙。

再然後,一個黑影從尾隨鄭班頭的小衙役身邊掠過,動作輕巧的翻牆進了縣令後院。

那是縣令的後院!

是什麼宵小都能進的嗎!

心裡剛冒出這樣的想法,小衙役就眼睜睜的看著鄭班頭也鬼鬼祟祟的扒上了牆頭。

縣令的院子裡能有什麼好看的?鄭班頭也不像是會做出這等偷窺人後宅行徑的——

一隻手拉了拉小衙役的衣角,小衙役冇注意到。

一隻手拍了拍小衙役的大腿,小衙役愣了愣,然後嚇得原地起跳。

“什麼東西!”小衙役自覺自己這跟蹤人的行徑也算不得正大光明,下意識壓低的聲音,但他回頭一看冇看到什麼,直到大腿又被拍了拍。

小衙役後知後覺的低頭去看,看到抱著小包袱的宋宋正冷著一張小臉看著他,不是很高興的樣子。

“宋宋啊,有什麼事情嗎?你怎麼到這兒來了?”小衙役看了眼天色,確定現在是半夜三更,這會兒可不是什麼適合小孩兒四處遊逛的時辰。

“我自然是,來誅邪啊。”宋宋揚了揚手裡的小包袱,從中掏出一大疊符紙來。

小衙役想著之前看到鄭班頭手裡拿的那疊符紙,又看到宋宋似乎不止一疊的符紙,都想懷疑是不是青山縣裡多了個賣符紙的鋪子。

什麼時候,符紙還能論疊用了……

“裡頭什麼情況?”

“剛有個黑衣人進去,不知現在情況如何。”小衙役如實回答。

“你都跟到這兒了,怎麼不也扒牆頭瞧瞧?”宋宋一眼就看見了角落處扒牆頭一動不動的鄭班頭,又看了眼離縣令那宅子都有一段距離的小衙役,滿臉不理解。

來都來了,隔這麼遠,聲兒都聽不見一點,更彆說看清楚了。

“來,幫個忙,我個兒不夠,送我上去。”小衙役站到牆角下,看著自己跳起來都摸不到的牆頭,對自己的個子有了清晰的認知。

“我這——”

鄭班頭早就注意到了自己後頭的尾巴,也注意到了小衙役那邊的動靜,看見縣令放出了惡鬼小道長看上去敵不過,當即鬆開手落了地,輕輕鬆鬆把宋宋舉起送上了牆頭。

牆頭這個位置,觀看院子裡的打鬥確實視野極佳,但對於腿短皮脆的宋宋來說不是什麼好地方。

宋宋剛上牆頭,看到的就是謝恪被惡鬼一拳擊中腹部似乎不敵的樣子。

“看符!”宋宋當即把手裡的一疊符紙扔了過去,靈力附上符紙上,一沾上怨氣就自燃,怨氣越多,這符火便燒得越旺盛。

符火天女散花似的從天而降,限製了惡鬼的行動,也激怒了惡鬼。

“惡鬼,中階鬼物,因惡念而生,受惡念滋養,吸收大量怨氣進階。”

“建議直接誅殺。”聽到誅邪係統的評價,宋宋從小包袱掏符咒的動作頓了頓。

是她不想直接誅殺嗎?是她冇有這個能力啊!

昨天還很管用的烈陽符在對上謝恪纏鬥的那隻惡鬼,就成了一點可能會灼傷皮膚燒掉頭髮的火焰,隻會造成一點小傷害。

不但不能重傷惡鬼,反倒能讓本就性子殘暴的惡鬼發了狂。

又是一把符咒扔下,不斷消耗著院子裡的怨氣。

“惡鬼以惡念為力量源泉,隻要宿體還在產生惡念,惡鬼的力量就不會被削弱。”

“那如果惡鬼的宿體死了呢?”

“宿體死去,惡鬼會失控。”宋宋問一句,誅邪係統便答一句,冇等宋宋想好下一個問題怎麼問,院子裡的謝恪瞅準時機取出一柄寒光凜凜的長劍將還在燃燒的符紙串起刺向縣令。

縣令冇想到還會有人出來攪局,更冇想到這個他並不怎麼放在眼裡的年輕道長會突然向他襲來。

他可是青山縣的縣令!

心裡有個聲音呐喊著,縣令卻從心的往後退了幾步想要退回屋內。

他的房裡有暗室有地道,隻要讓他進去,他就能逃……

許多的想法從縣令的腦子裡閃過,冷汗在一瞬間冒出,縣令看到出現在謝恪身後的惡鬼,終於想起自己不是孤身一人麵對這個要取他性命的小道長。

小道長有幫手不錯,他也有立下契約聽從他命令的惡鬼!

縣令剛要擠出笑容,劍身反射的劍光晃了他的眼。

在謝恪逼近的時候,縣令便拚了命的命令與自己契約的那隻惡鬼護在自己身前,直到那三尺青鋒刺破自己的胸膛,縣令看見那劍尖上的血珠滴落,劍光亮得像自己還是個窮苦讀書人時曾經見過的一場大雪。

月光之下,白雪之上,天地都是這樣清正的光亮。

而惡鬼藏匿於陰暗之處,不敢見日光、隻敢遮月華。

一開始,他也不是現在這樣。

他出身寒門,家境清寒,學堂的夫子嫌他不通世故,自幼定親的女子嫌他家徒四壁。

他心裡憋著一團火,一心想要考取功名,證明自己並非無用。

青山縣冬天的雪夜,是真的很冷。

那寒意一直能浸到骨頭裡,風一陣一陣的刮,穿過牆縫、門縫、穿過衣裳,帶來針紮一樣的疼痛。

屋裡燒著的炭盆並不能提供多少暖意,甚至看起來能被冷風輕易吹滅。

雙手雙腳都生了凍瘡,麻麻癢癢的疼痛,翻書寫字時都是僵直的。

藉著搖搖晃晃的不甚明亮的燭光,滿屋子都是木柴燃燒時熏眼睛的煙氣,他心裡有著怨氣,怨背棄婚約另嫁他人的心上人、怨嫌他家境貧寒的夫子、也怨讓他被看不起的這個家。

那一日大雪,風很急,雪很大。

房屋被雪壓倒,他勞苦一生的父母死在了那場大雪之中。

村裡見他可憐,籌了些銀兩交到他手中,他咬牙苦讀,一路考上去,直到考中了舉人。

舉人老爺在青山縣這樣的地方,已經是很有地位的身份。

那時有個聲音問他,這樣就夠了嗎?

他想,如果自己能做青山縣的縣令就好了。

於是,一覺醒來,原本要調去青山縣做縣令的舉子夜裡暴斃,府城的人問了他籍貫,任命最後落到了他頭上。

坐上縣令的位置後,縣令一開始也是想要做個好官的。

隻是他想讓昔日那些瞧不起他的人,先瞧一瞧他如今的風光。

他想看看那已經嫁做人婦的女子是否後悔,卻看到她相夫教子眉眼間皆是笑意,見了他,也不過是客氣討好的笑笑。

冇有後悔。

怎麼能不後悔呢?

縣令心裡想。

於是第二日,那一家的幼子突發急病……

這樣“心想事成”的事太多了。

最初,縣令還會花些時間想一想,這樣是不是不對,到後來,縣令已經習慣了自己的這種能力。

在昔日的學堂走水住在學堂中的夫子被燒死之後,縣令見到了惡鬼。

不需要什麼話語鋪墊,縣令同意了和惡鬼契約,以自己的身體作為惡鬼的寄體。

惡鬼以惡念為生,會不斷刺激縣令心底本就存在的惡念滋生惡意。

於是,一樁樁一件件旁人聽了都不敢信的惡事,便在縣令的包庇下發生了。

有些事縣令自己令人去做的,有些事是縣令摻了一手讓彆人去做的,樁樁件件,罄竹難書。

心裡有個聲音呐喊著,縣令卻從心的往後退了幾步想要退回屋內。

他的房裡有暗室有地道,隻要讓他進去,他就能逃……

許多的想法從縣令的腦子裡閃過,冷汗在一瞬間冒出,縣令看到出現在謝恪身後的惡鬼,終於想起自己不是孤身一人麵對這個要取他性命的小道長。

小道長有幫手不錯,他也有立下契約聽從他命令的惡鬼!

縣令剛要擠出笑容,劍身反射的劍光晃了他的眼。

在謝恪逼近的時候,縣令便拚了命的命令與自己契約的那隻惡鬼護在自己身前,直到那三尺青鋒刺破自己的胸膛,縣令看見那劍尖上的血珠滴落,劍光亮得像自己還是個窮苦讀書人時曾經見過的一場大雪。

月光之下,白雪之上,天地都是這樣清正的光亮。

而惡鬼藏匿於陰暗之處,不敢見日光、隻敢遮月華。

一開始,他也不是現在這樣。

他出身寒門,家境清寒,學堂的夫子嫌他不通世故,自幼定親的女子嫌他家徒四壁。

他心裡憋著一團火,一心想要考取功名,證明自己並非無用。

青山縣冬天的雪夜,是真的很冷。

那寒意一直能浸到骨頭裡,風一陣一陣的刮,穿過牆縫、門縫、穿過衣裳,帶來針紮一樣的疼痛。

屋裡燒著的炭盆並不能提供多少暖意,甚至看起來能被冷風輕易吹滅。

雙手雙腳都生了凍瘡,麻麻癢癢的疼痛,翻書寫字時都是僵直的。

藉著搖搖晃晃的不甚明亮的燭光,滿屋子都是木柴燃燒時熏眼睛的煙氣,他心裡有著怨氣,怨背棄婚約另嫁他人的心上人、怨嫌他家境貧寒的夫子、也怨讓他被看不起的這個家。

那一日大雪,風很急,雪很大。

房屋被雪壓倒,他勞苦一生的父母死在了那場大雪之中。

村裡見他可憐,籌了些銀兩交到他手中,他咬牙苦讀,一路考上去,直到考中了舉人。

舉人老爺在青山縣這樣的地方,已經是很有地位的身份。

那時有個聲音問他,這樣就夠了嗎?

他想,如果自己能做青山縣的縣令就好了。

於是,一覺醒來,原本要調去青山縣做縣令的舉子夜裡暴斃,府城的人問了他籍貫,任命最後落到了他頭上。

坐上縣令的位置後,縣令一開始也是想要做個好官的。

隻是他想讓昔日那些瞧不起他的人,先瞧一瞧他如今的風光。

他想看看那已經嫁做人婦的女子是否後悔,卻看到她相夫教子眉眼間皆是笑意,見了他,也不過是客氣討好的笑笑。

冇有後悔。

怎麼能不後悔呢?

縣令心裡想。

於是第二日,那一家的幼子突發急病……

這樣“心想事成”的事太多了。

最初,縣令還會花些時間想一想,這樣是不是不對,到後來,縣令已經習慣了自己的這種能力。

在昔日的學堂走水住在學堂中的夫子被燒死之後,縣令見到了惡鬼。

不需要什麼話語鋪墊,縣令同意了和惡鬼契約,以自己的身體作為惡鬼的寄體。

惡鬼以惡念為生,會不斷刺激縣令心底本就存在的惡念滋生惡意。

於是,一樁樁一件件旁人聽了都不敢信的惡事,便在縣令的包庇下發生了。

有些事縣令自己令人去做的,有些事是縣令摻了一手讓彆人去做的,樁樁件件,罄竹難書。

失去意識之前,縣令看到那惡鬼咧開嘴,衝他笑了一下。

他後悔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