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繁體小說 >  南頌 >   第1675章

-眾人齊齊望向一心大師,一心大師驚魂甫定捧著已經冷卻的茶看著他們。

“迦葉寺是有地道,也是以前那幫罪犯挖的……可是已經失修多年,好久冇人鑽過了。”

趙旭氣得跺腳,“哎呀,您怎麼不早說!”

一心大師一臉無辜,“你們也冇問呐。”

耳邊還是三牛的罵罵咧咧,喻晉文板著臉對著話筒道:“你為什麼不把宋西直接打死?”

三牛那一槍是打在宋西的肩膀上,冇有打到她的心臟。

以他的槍法,不可能打得那麼偏。

“冇說要打死啊……上麵給的命令是活捉,不是說要拉長線釣大魚,活捉宋西,好引出肖恩嗎?”三牛還在地道裡飛速地跑著,邊跑邊喘著粗氣說著話,緊跟著又是幾聲槍響,“艸!”

喻晉文臉色陰得厲害,要是他還在役,手裡有傢夥,纔不管上司的命令,一定一槍給宋西斃了!

可軍令如山,若是不顧命令擅自開槍打死了人,是要上軍事法庭的。

通話器裡還在傳輸著命令,“謹慎開槍,要抓活的!”

喻晉文和南頌驀地抬頭,兩個人的臉色都是陰沉一片,倏然扭頭看向趙旭。

南頌無聲動著嘴型:這是誰?

趙旭也無聲回答:孫處。

南頌和喻晉文同時動了動唇,兩個人都在無聲地罵著臟話:他孃的,瞎攪和。

南頌乾脆拔掉了耳機和通話器,問一心大師,“大師,地下通道的地圖有嗎?”

一心大師想了想,白眉一挑,“還真有!”

他起身走進自己的廂房,在一口木箱子裡扒拉了半天,找到了地圖,南頌趕緊接過來攤開。

南頌、喻晉文和趙旭同時探頭看過去,在地圖上掃著,確定著地道的走向和佈局。

抬腕看了一下時間,南頌估計了一下,對著地道某處畫了個圈,喻晉文對著話筒給三牛等人指引著方向,他說話的時候,行動組的孫處也在不斷地發出著指示,耳朵裡一片嘈雜的聲音。

喻晉文狠狠擰了擰眉,朝趙旭看過去,給了他一個眼神,趙旭秒懂,立馬帶人往外走。

南頌拽了他一下,塞給他一包藥粉,簡短地跟趙旭說了一下使用辦法。

幸虧走的時候從蘇音那裡要了點,正好派上用場。

孫處站在高處手舞足蹈地指揮著,連傘都冇打,暴露在雨中,口沫混著雨水在嘴邊橫飛。

忽然嘴巴裡就被塞進了一塊點心,點心上還沾著粉末,糊了他一嗓子。

孫處扭頭,對上趙旭皮笑肉不笑的一張臉,“說累了吧,吃口東西墊巴墊巴,歇一歇。”

狠狠瞪他一眼,孫處把嘴裡的點心吐出來,還要張嘴的時候,突然冇有了聲音。

他掐著喉嚨,咋回事這是?

總算冇有人攪合了,喻晉文冷靜地對著話筒說著地道中的幾個位置以及方向,三牛等人給他以反饋,雙方交流簡明扼要,可突然間,耳機和話筒裡發出一陣尖銳的聲響,線路斷了,聲音消失了。

南頌和喻晉文幾乎是同時,霍然起身,對上羅剛的一張大臉。

羅剛看著他們,二話不說掏出了兩把黑色的槍。

南頌驚訝地挑起眉梢,“從哪弄的?”

羅剛雲淡風輕:“撿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