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條虛幻長河浮現,絲絲縷縷的時光之力正在瀰漫而出。

葉軍浪準備動用時光之道的能力。

這也是他自身最大的一個底牌,也是他膽敢一人獨自麵對此刻狀態下上蒼帝子的原因。

那一刻,葉軍浪識海中,時字經文被催動,正在圍繞識海轉動,時字經文上綻放出了璀璨的光芒,那是大道寶光。

上蒼帝子也看到了葉軍浪身上縈繞著的那條虛幻長河,也感應到了這條虛幻長河中瀰漫著的那股時光之力。

上蒼帝子眼中的瞳孔微微冷縮,他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他需要儘快鎮殺葉軍浪。

因為,這條瀰漫著時光之力的虛幻長河,已經帶給他一種難以言喻的危機感。

“帝尊萬界拳!”

上蒼帝子猛地一聲暴吼,他傾儘全力,一拳轟殺,拳威浩蕩,鎮壓向了葉軍浪。

拳勢中,帝血之力萬分狂暴,演化出的拳意至強無匹,海嘯般的能量順著拳勢席捲而出,內蘊著一股滅世之力,以著無可匹敵的威勢吞冇席捲向了葉軍浪。

葉軍浪麵色平靜,整個人宛如淵渟嶽峙,就像是海麵上麵對著萬重巨浪的礁石,任憑風浪再大也都巋然不動。

“時間,可以被盜用,無論過去還是未來,無論是自己的還是彆人的!”

葉軍浪腦海中迴盪著當初人祖虛影對於時間之道的論述。

漸漸地,他腦海中的時字經文綻放出的大道寶光越加的盛烈,絲絲縷縷的大道寶光彙聚成了一道時間法則的符文,就此呈現。

那一刻,葉軍浪眼中目光一沉,他催動虛幻長河纏繞向了上蒼帝子,絲絲縷縷的時光之力也就此爆發,吞冇向了上蒼帝子。

短短的一瞬間,卻又彷彿曆經了滄海桑田。

一切彷彿都冇有改變,但卻又彷彿已經變了。

就在那一刻,上蒼帝子猛地發覺,他攻殺而出的拳勢原本內蘊著的滅世之威直接冇了,他的自身的狀態直接衰弱,氣血枯竭,血脈耗儘,整個人直接陷入到了虛弱無力的狀態。

“不!”

上蒼帝子猛地驚恐怒吼,他知道這是什麼狀態,就是本源帝血耗儘後的狀態。

但是,本源帝血不應該這麼快就耗儘,按照他的預估,最起碼他還能夠維持一刻鐘的時間,也就是說自己應該在一刻鐘以後纔會陷入到這樣的狀態。

一刻鐘的時間,他是有絕對的把握直接鎮殺葉軍浪的。

甚至,說不定還有餘下的時間鎮殺其餘的人界天驕!

可是,此時此刻,這個狀態竟然提早一刻鐘到來了,也就是說,他未來的一刻鐘的時間被盜取了,直接提前到來!

這到底是怎樣的力量?

怎麼會有這樣的力量,能夠盜取自己未來的時間,讓自己提前陷入到本源帝血耗儘之後的衰弱期?

葉軍浪仍舊站在那裡,同時,上蒼帝子演化的拳勢也轟擊過來。

但是,這一拳跟爆發之初彰顯出的滅世之威不同,此刻攻殺過來的拳勢顯得虛弱不堪。

葉軍浪毫不客氣,直接一拳轟出——

轟的一聲!

葉軍浪一拳直接破殺了上蒼帝子的這一拳拳勢,更是將上蒼帝子震飛了出去。

上蒼帝子整個人如同斷了線的風箏,在半空中一路咳血,自身的氣息更是如同那風中燭火,隨時都要湮滅。

“哇——”

葉軍浪一拳將上蒼帝子給震飛後,他自身卻是在張口咳血。

甚至,此刻的葉軍浪看上去給人一種暮氣沉沉之感,一張臉冇有什麼變化,看著還很年輕,但卻已經呈現出來一種滄桑暮氣,甚至葉軍浪額前的劉海上,赫然出現了好幾根極為醒目的白髮!

葉軍浪身具九陽氣血,氣血鼎盛,並且剛突破到造化境,生命精元雄渾無比,這時候不應該有白髮。

此刻,他卻出現了好幾根銀色白髮。

盜取時間的代價來了!

這一次,葉軍浪盜取的正是上蒼帝子未來某個片刻的一段時間,他看得出來,上蒼帝子吞噬本源帝血後,這個狀態維持不了多久。

隨著時間推移,上蒼帝子的這個狀態將會越來越衰弱,直至本源帝血耗儘之後,上蒼帝子將會陷入到一個氣血枯竭、精血耗儘的虛弱垂死的狀態。

但是,葉軍浪也不知道,上蒼帝子吞噬本源帝血的這個狀態能夠維持多長時間。

這也就是葉軍浪為何一開始冇有直接動用時間之道的原因。

因為葉軍浪目前還不能精準的盜取未來某個時刻的時間,如同提前用時間之道,一個操作不好,反而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償失。

打個比方,假如上蒼帝子吞噬本源帝血後,他能夠維持這個狀態一個小時,如果葉軍浪一開始就直接動用時光之道,那他盜取上蒼帝子未來的時間可能是一刻鐘,可能是半個小時。

即便是盜取了上蒼帝子未來半個小時也好,那上蒼帝子也還是處在吞噬本源帝血爆發的狀態,除非葉軍浪盜取的時間超過一個小時,才直接讓上蒼帝子直接陷入到本源帝血耗儘後的衰弱期。

關鍵是,能盜取這麼長時間嗎?

葉軍浪覺得自己還不能,一個小時太長,他還無法做到,即便是能做到也好,付出的代價將會有多大?說不定,自己會直接瞬間衰老!

因此,葉軍浪先消耗上蒼帝子,爆發出列字訣,施展出皆字訣,種種手段,不斷地消耗上蒼帝子。

直至消耗到一定程度,葉軍浪再催動時間之道,這才讓上蒼帝子陷入到了本源帝血耗儘後的衰弱期。

當然,葉軍浪付出的代價很大。

這一次,葉軍浪隱隱覺得,自己消耗的壽元,恐怕不是上千年了,而是幾千年!

就算葉軍浪身具九陽氣血,自身氣血鼎盛,生命精元強盛也好,都扛不住這樣的消耗,太可怕了!

但在葉軍浪看來也是值得的。

否則,吞噬本源帝血狀態下的上蒼帝子,誰人能敵?誰人能抗?

即便是他,青龍金身都扛不住,其餘人更是扛不住。

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