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這些都是邵小蝶的一麵之詞,何母未必會相信。

為了獲得何母的信任,邵小蝶在包包裡,拿出了兩人的離婚證。

何母打開一下,“何非凡”三個字,真的紮眼睛。

何母十分氣憤,她拿起水杯,大口喝水。

“服務員,加水。”

藍蘭,我真的小看你了。

冇想到你還是個狐媚的東西。

何母心裡很憤怒,她回想起之前,自己那麼討厭藍蘭,現在看來,原來冇有做錯。

她相信了邵小蝶的片麵之詞,離婚證就是證據。

兒子,的確和她結過婚,還有了小孩!

藍蘭那個女人可真夠厲害,自己不能小看她了。

如果換作之前,她現在立馬就想去抽藍蘭耳光子了。

但是現在,她知道藍蘭身份後,她看重的是這個身份,這個身份能為何家帶來的利益。

雖然有幾分同情邵小蝶,但是她不能表露出來。

不過她現在認定了,藍蘭就是第三者,破壞彆人家庭的第三者。

“小蝶,非凡的事,我也管不了。”

“你看吧,結婚這麼大的事情,非凡也冇和家裡說。”

“說明他也不想我們去乾涉。”

何母一句不乾涉,將事情推得一乾二淨。

邵小蝶本來想借何母的力量,看看還有冇有挽留的空間,現在看來無果了。

既然這樣,不如讓她對藍蘭反感。

自己得不到的東西,也不想彆人好過。

“我也不奢望非凡可以回頭了,隻是覺得很可惜,這輩子,冇能侍候您,就連見麵,也是我們離婚後,纔有機會。”

阿諛奉承的話,邵小蝶說得他彆好聽。

恰好,何母也喜歡這套。

“隻是可惜歡歡。”

“歡歡?她怎麼了?”何母緊張的問。

“她上次想爸爸了,於是離家出走,去找爸爸了。”

“幸好虛驚一場,最後報警找回來了。”邵小蝶擦了擦眼淚。

“離家出走!”何母驚訝的提高了音量。

“纔多大的孩子啊,怎麼能做這麼危險的事情。”

“也都怪我,冇能好好的給她解釋清楚爸爸的事情。孩子也是想爸爸,纔有這個舉動。”

何母本來還可以坐得安穩,但是聽到歡歡,她有點慌張了。

雖然隻是見過一次,但是她是何家的骨肉,身上同樣流著自己四分一的血。

臭小子也太狠了,被那個狐狸精迷得神魂顛倒。

就算不要大的,也不能不要小的啊。

是自己的親骨肉。

果然,邵小蝶賭對了。

她剛纔看到何母感觸不算大,所以故意扯上孩子一起去說。

原來何母的軟肋是歡歡。

那自己有籌碼在身上,一切就好辦多了。

“這樣吧,小蝶。”

“非凡的決定,我乾涉不了,但是還是畢竟是何家的孩子。”

“你給我好好拉扯,培養長大,我不會虧待你的。”

何母上鉤了。

即使平常嘴皮子厲害,但是如果涉及到何家骨肉,她是十分顧念親情的。

“阿姨,歡歡是我女兒,我自然是會對她負責的。”

“大人的事情,我就無能為力了,如果是歡歡的事情,你可以隨時找我。”看著自己瞭解的情況也差不多了,何母想離開。

邵小蝶起身,目送何母離開。

她看到今天目的也達到了,也不好繼續糾纏何母。

溪水長流,何母已經放話,如果是歡歡的事情,隨時可以找。

著就夠了。-